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漫途随书

I am here

 
 
 

日志

 
 

记事之小宏篇  

2011-12-14 22:51:07|  分类: 与教书有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宏是体育委员,有点“力气”,有点“嚣张”。最近他从小威那里学会了顶嘴。最为严重的是上周的中午。

那天,我吃完饭,到图书馆待了一会儿,想到他们吃完饭要回来了,我匆匆忙忙地来到班级布置作业,没想到,全班安安静静地坐在里头了。他们还没有去吃饭呐!小宏站在前面,导教叫他道歉。我走得有点急,气喘吁吁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猜到是小宏搞的鬼。问了下,才知道:导教叫他们排队,说谁谁谁没有站好,小宏就对导教说:“老师你自己都没有站好呢!”导教一听,哪里还有心情带他们去吃饭,立即把他们全部叫了进来,坐着,等小宏道歉。我一听,脑门就开始发涨了,但是不能发作,只是用命令的口气说了一声:“跟徐老师道歉,马上,要鞠躬的!”他看我“凶神恶煞”的样子,转过头,向导教鞠了一躬说:“对不起。”徐老师这才带他们去吃饭。

事后进行了一番思想教育。周一傍晚,晚读开始了,我们班的大嗓门值日生小佳在门口喊道:“谁来扫走廊!”一时间四五位同学冲出去帮忙了。我叫住,说:不要出去,进来,赶紧看第七单元的课文。

说完,我走到走廊上,看到许多人都出来了,蹲在地上捡着若有若无的垃圾,小宏也在,我生气地说:“谁叫你出来的?进去!”

他不服气地说:“老师叫我出来的!”

我莫名其妙地问:“哪个老师叫你出来捡?”

他眼圈一红,哭着跑进去说:“干嘛说我一个人喂?我捡垃圾有什么错?”

我也激动了点。看着他的样子,就更生气了。我也用一种“冲”的速度,走到他的位置上问他:“刚才说什么?”

他抹着眼泪说:“我出去本来就没有错。”

我压着心里的怒火,用平静的声音问旁边的小涛:“你告诉他,刚才老师说要干什么?”

小涛告诉他要看书,不要出去捡垃圾。小宏自知理屈了,没有再说话。我问:“况且,刚才你说谁叫你出去的?老师?哪位老师,小佳是你的老师?”他歪着头说:“没有,我没有说谁叫我出去的,我说我自己出去的。”这个孩子说话颠三倒四的。我直接略去这个问题,问他:“那你现在应该做什么?”他翻开书本说:“看书。”

他的故事还没有结束。他上课和同桌传纸条,范围波及四人,我看着要尽量避免用课堂的时间来处理这些事情。所以我点了下他的名字,他嘴巴又开始扁起来,不服气地说:“后面的人传给我的,你干嘛点我名字喂,又不是我一个人。”我一听,便觉得有一股火自心底往喉管冒,看来,我很容易被他的激怒。我没有做到冷静得熟视无睹,而是停下来问他后面的谁。他说是同桌,同桌也是后面的同学传的。这么一问,牵扯出好几个人,我的课收到了影响。等问清楚了之后,我说:“你浪费大家两分钟时间,二乘以四十五得九十,你用自己的时间来为大家补回这个九十分钟,用下课的时间帮同学做事。”他表示同意之后,我继续讲课。

他今天很让我很忙。下午第一节课结束了之后,就有同学来跟我说:“小楠的奶奶给小楠带了蛋糕来,很多人围着看,讨蛋糕吃,还打起来了。”我想着我的耳根是没法清静了。走到班级,一开始没有看到打架的,我叫小楠把蛋糕收起来。旁边的同学叫到:“有人打架。”我一开始还没有太在意,脸色平和,半开玩笑地说:“又不是战场,怎么每天都打来打去的呢?”他们就起哄了,说:“战场,冲啊!我是骑士俑,上身笔直,两脚垂直,双手并拢…..”后面的那些内容是有位学生考试的填空题中写的,一下子就被他们给记住了。我总以为没有什么事情的,可我一转身才看到角落里的小佳两眼泪汪汪的站在那里,怨气写得满脸都是。我立马拉下脸来,问:“谁?”一堆围过来争着要跟我说事情的经过,又是小宏!

我叫来小宏。老方法,一个人先说,说完再由另外一个人说。

小佳:“他要偷吃小楠的蛋糕,被我看到了,我就去拿他的叉子,还给小楠。他就打我,还拉着我的头发,把我的头按到地板上。”

我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听小宏说:“我拿小楠的叉子叉蛋糕吃……

我:“经过小楠同意了吗?”

“没有。”

“好,继续。”

“小佳就来抢我的叉子,叫我不要吃……

“你一时生气就把她按到地上去了。”

“又没有没有很用力。”

我开始炮轰了:“那要多用力?幸好她没事,她要是被你打出个什么好歹来,你承担得起吗?你们都是你们爸妈的宝贝,你有多么宝贵,小佳也就有多么宝贵。如果她真的受了伤,你和你的父母道歉都弥补不了,你知道吗?况且自己错了,还去责怪揭发你的人,这叫小肚鸡肠,仗着自己的力气大,欺负班里的同学,这叫以强凌弱。你本事不该用在这里……

说完了之后,再叫他写300字说明书交给我。但是第二节课的时候,数学老师又说,这之前的第一节课,小宏打了小以。我想着要加重惩罚了。于是在班上宣布:“小宏,屡犯班规,禁足两天。”他坐在哪里,眼泪泛滥得满脸都是,怎么那么能哭呢?但在我讲课的过程中,他又举手回答问题了,不计前嫌,我也叫他回答了。

下课了,小小说小宏把他的脚弄伤了。我问原因,他说不知道。我把小宏叫过来,有点不满的问:“怎么又是你?”他别过脸去擦泪,说:“冤枉人,我根本就没有去弄谁的脚。”于是又一次审判般的过程。最后得知小小确实冤枉人了,我要求小小向小宏道歉。

傍晚小宏写了300字的说明书,还算诚恳。

 2011.11.14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