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漫途随书

I am here

 
 
 

日志

 
 

一次比赛  

2012-03-26 21:13:40|  分类: 与教书有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不是看到学生的周记,我似乎已经忘记了上星期的那个比赛。想到当时那么在意着、忙碌着的一件事情居然那么容易从脑海里溜掉,才知道原来人很健忘,才知道很多事情都会自动蒙尘。

上上周就知道了题目是幸福的小故事。我网上找了找,关于小学生的幸福小故事很少,散文倒是很多。某一天中午,同事问道:幸福的小故事还是学生自己写的比较好。我脑袋一灵光,决定就用联系单上发表了小谢的一篇父爱的文章。

第五周忙着弄图书角,还有一些杂事,乱七八糟的,所以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只叫她把作文背起来,不曾监督。到了第六周,脑子里一直回荡着校长说的一些观点:不要让学生觉得成功来得太容易,不要让学生轻视每一次比赛的机会,要让他懂得努力付出,要让她收获成功。

我回想大学的时候,包括现在的很多时候,面对“机会”,并没有用自己最认真的态度去对待,去完成。这或许是一种习惯,得改。这次就是一次机会,我准备努力和她一起创造一个什么样的经历呢?是不是那样不上心,得过且过?

然而,遗憾的是,我想到这些的时候,已经离比赛还有一天了。我问她背得怎么样了,她说没有背下来。大概因为上周的推迟,她以为不要比赛了;而且她平时又还要忙着练舞蹈。

最后还是闹了个“临时抱佛脚”。比赛的前一天晚上,把她叫到办公室,为她加上了一些开头语,过渡语和结束语。

等一切都准备妥当。她笔直地站着讲,我安静地坐在椅子上听,听着,听着,觉得心里很没有底。因为她朗读得低沉而平稳,缺少一种讲故事的活泼和灵动。

当时为什么选她呢?因为这是她的文,心想她的文由她本人来讲应该比较好。事实证明不一定。但是事已至此,再改也是来不及了,只能尽力而为。

没底归没底,还是不能说出自己的不满。这个孩子比较敏感,如果我把自己的评价全盘倒给她,难保她能承受得了。与其让她难受,不如让她全心准备。

她一遍一遍地背诵,一遍一遍地重复。上课铃声响了…下课铃声响了…孩子回寝室睡觉了…老师们也都回去了。她读,我听,有时候叫她停下来,指导动作和口气。就这样闹腾到了八点四十几分,我打着哈欠让她回去休息了。心里只希望她明天能完整地说下来就好了。

到了第二天,第一节和第二节课都让她自己背。办公室的数学老师口才很好,他听了之后说不好,说要背熟,再讲好。唉,无力回天。最后一节课没有让她来背,想转移她的注意力,不要让神经太紧绷了。

中午十二点比赛。我吃完饭十一点半了,想叫她再背一背。走到班里,惊讶地发现全班都在,原来导教惩罚他们静坐,现在还没有吃饭。为了顾全导教的面子,我没有直接说着这样是不好的:饭菜冷了是其一,耽误今天比赛是其二。只是圆了下局面,问他们下次还敢不敢了,他们看到台阶,自然下了,乖乖地说:“再也不敢了。”说着他们就去排队吃饭了。这一来一回也就到了十一点四十分了。实在让人心急。

到了五十几分了。其他班级都已经到了体育馆候着了。我们班却在吃饭。我站在体育馆张望着食堂,希望用眼神来催促他们快点吃完,盼到他们身影的出现。心里念着:还没来,还没来,要知道小谢抽到的是一号啊!可不能让人等着。五十八分了,我冲上食堂,看着她还悠然地吃着饭,连忙叫她先不要吃。

把她拉下来之后,看着她的着装:黑色羽绒夹克,里面穿一件一件起了球的米白色毛衣,下面是一条黑色的紧身舞蹈裤,脚上穿一双板鞋。总之一点也不像要去参赛的选手,我犹豫着要不要叫她换衣服,时间又来不及了。最后还是没有去。班级的学生也陆陆续续吃完,来到了体育馆。大舞台在那里,而我和小谢都准备得不够。

两个可爱的主持人都化了妆,站在上面,打扮得很漂亮!他们宣布完比赛开始,就说下面请听一号选手,她讲的故事是《爸爸,我想对您说》。

上台前,我告诉小谢题目要改成《我知道的幸福》,她点头说“嗯!”她不擅交流,只习惯接受。

看着她一步步登上舞台,我心里很紧张。她站在舞台中央,我迅速走到观众席的中间位置,希望她能看到正前方的我。只见她拿着话筒大声地说:“大家好,今天我给大家讲的故事题目是《爸爸,我想对您说》,爸爸,我想对您说…幸福…幸福……”我用眼睛看着她,手轻轻地挥着,但是她显然忘记看前面,只看脚尖。看到台上小谢的窘样,观众发出一阵嘲笑声。我鼓起掌来,许多人会意了,也鼓起掌来。与此同时我大步走向舞台前台,她看到我了。我念给她听:“幸福是一阵和风,吹遍每个角落,幸福是一片白云,飞遍整片天空,幸福是一盏灯,照亮每个街道……”她跟着讲起来:“幸福是一阵和风……”

我蹲着,离她很近,仰着头,望着她,和她一起讲这个故事。慢慢地,她想起来了,我的声音也越来越小。就要结束了,她说:“我终于知道,爸爸就是那一阵幸福的和风,吹遍我的心灵,幸福就是一片…一片……”她显然又忘记了,我抬高声音告诉她,她听到后,终于完整地结束。

走下舞台,她的眼圈红了。她的好朋友小郭抱着她,拍拍她的背说没事。我走到她们的身边,小谢擦干眼泪,头低得很低,好像在等我的批评。她站在我面前,跟我差不多高,但这时的她是弱小的。我抚了抚她的头说:“我很佩服你的胆量。当那么多人笑你的时候,你依然坚持地站在那里努力回想,而没有后退。错不在你,是老师做得不够。所以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希望下次我们一起努力,一定可以更好。”(好像现在只有对学生才能说出这么书面的话。)她点点头“嗯”了一声。她应该是个喜欢藏感受在肚子里的人,所以她的点头也不代表她的释然,我又说了一些安慰的话。

这一次比赛就这样结束了。这时脑子里闪出一个疑问:这一次的舞台经历会不会给小谢带来太多负面的影响?

如果那样的话,我将更自责。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