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漫途随书

I am here

 
 
 

日志

 
 

家有良田兮,耕种忙   

2012-07-13 20:20:49|  分类: 生活中的景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有良田兮,耕种忙 - 君菱 - 漫途随书

 

这几天的温度很高,太阳似君王一般,让人不敢直视。今天早上懒了一些,六点过了半才爬起来,也是爸妈费了多久的神,叫了多少声才起来的。先不忙着洗衣晒谷,吃过了饭就去拔秧。这时露水渐干,小路上的杂草也不再湿润润的。

坐在五彩的大伞下面,坐在矮凳上,两手速速地拔着秧苗,眼睛最是不能停歇,看完左手边,看右手边,看有没有杂草被我的手收容了。不过母亲的秧田伺候得很好,杂草不易长在我母亲的秧田里。偶尔有那么一两株,都是脆弱的主,比起秧苗来,实在逊色,稍一用力,就断了几截,根也扎得不深。母亲的手受伤了,还一再说我拔得快。

家有良田兮,耕种忙 - 君菱 - 漫途随书

 

我和母亲拔秧,父亲去引水进来。水是稻的生命之源,可门外稻田里缺水。早几年有人专门抽水,抽一田的水给你,你要付钱给他。后来 “gch党送水来了”,时日不久。现他们都撒手不管啦,放大家自己去想主意,各自为生。

人们想到的主意就是买了抽水机来,啪嗒啪嗒地从河里抽水到沟渠里,再引到自家的田里。听说被电站的人发现了是要没收的,所以每个人引水到自己田里的时候,都是万般小心的。必由一人在水渠两旁的小路上来回走动,一路视察,顺便要看看沿途可有人悄悄地引了水区去。

快要拔完的时候,父亲放水进来。等水溢满原本干涸的稻田时,水如镜,蓝天白云都在照脸。望着劳作的父亲,一脚踩着一朵白云上,周围有杂草漂浮。我有种错觉,仿佛这是某一次表演的排练。有了水就无法再蹲着了,于是面朝黄土背朝天。手中的秧拖泥带水,变得难缠极了,忍不住要说:“早不该把水放进来的,你看。”

我举起一把满是泥巴的秧苗给母亲看。母亲说:“没关系,没关系,反正有水,可以洗。”一面说服我,一面说服她自己。只是过了不久还是要说::“哎呀,这个秧真是太难拖了。”家里叫拔秧不叫拔秧,都叫做“拖秧”,这里的“拖”许是“拉”的意思。我们就这样把它们一棵一棵地拖出了泥地,暂时罢了它的依靠。

本来以为能早早完成的,却也还是忙到十一点。我抱着一堆杂物,准备回去,却听到马路上传来一声一声的吆喝:特付啊---特付啊-----特付啊······母亲迎着这个声音,拉长了声音叫道:“俺握特付,俺握特付,俺握特付啊———”(握是要的意思。)

我听了就一个劲儿地笑,也拉开嗓门,帮着一起叫:卖----特付的------,停----一-------下-------。隔了七八丘田之外的豆腐师傅终于听见了,终于把运豆腐的车停下来。原来,中国人的声音是这般练出来的,一声长呼,一声长应,才叫出大自然里的一些生气。

母亲问:带钱了没有,谁带钱了没有?终于从父亲口袋里搜出四五元来,疾步往公路边走过去了。我在后面说:人家要等你的,不要急成这个样子。她还是没有听见一样地赶。把豆腐带了,我先回家。

一路回来,都看到田里插秧的人。他们一手插秧,一手拿着秧,倒退着走,插完一排,退一步。这一排可长,亦可短,看你能掌控的是多少株秧苗。不过家里人不说“一排”,叫“一手”。一丘田可以分为好几手。

说到插秧,我想到布袋和尚写过这样一首诗:“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六根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他游化民间,点通世人,能够说出世间一切事务的蕴理。种田的人大都容易被辛劳蒙蔽,来不及想,只低头默默默默地做着手中的事情,伴着太阳和大地,也就一天一天地这样过去。是啊,世上的那么多道理,都像水中天一般,看者觉得熟悉而已,却也说不出什么来。

像布袋和尚这样不仅插秧好,而且又会写诗的人,我还想到一个,他就是毛泽东。

很早以前就听说毛主席插秧又快又好,别人都很佩服他。他的农活做得不赖,与农民的关系也很好。他深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中国的“水”,农民居多,如果当时有四万万中国人民,那么三点五万万都是农民。他当上了主席后,推倒了三座大山,分田到户。农民们都欢喜雀跃,其中包括我的祖辈。有了自己的田后,他们劳作的积极性大大提高。

毛主席很记得无产阶级对他的大力支持,以至于后来有“上山下乡活动。”或许希望所有的知识分子都做一回“农民”。碰到这个活动的人想起那段时光,觉得悲苦之余,也还是怀念的,怀念那段与田有关的时光。如《青铜葵花》里知情劳作场景的描写,都是那个时代留下的回忆。

曾听说过:“上智者劳心,下智者劳力。”毛主席插秧极好,这是“劳力”,他写文章很好,作战计划制定得更是了得,这是“劳心”。布袋和尚也是既能劳力也能劳心,这样俱全的人是属怎样智者呀!

家有良田兮,耕种忙 - 君菱 - 漫途随书

 

似乎扯远了,回到小路上来,回到我所看到的插秧景象上来。家里的兄长都是插秧能手,我却不会插秧。

小时候,我每插秧必被他们嘲笑嫌弃。因为我的手比较短,“一手”才三株,一路退下来,猛抬头一看,是山路十八弯,扭曲婉转。不仅如此,我的速度也慢,才见他们一路退下去,一手完了又重头开始一手了,我却还站在“一手”的中间。几次之后,他们就都不要我插秧了,觉得我实在是“碍手碍脚”,我也就作罢。

昨天看到堂妹在插秧,我惭愧地对母亲说:“可惜我不会插秧。”母亲却是很体谅地说:“哪里是不会,分明就没有给你学。学了哪有不会的。”我一听,心里很安慰。

回到家中,家里的家务一样也没有动。我在家,洗碗,洗衣服,晒谷子,翻谷子。母亲还在田里,捞去水里杂草,用锄头铲去田埂上的草,割去空心菜和多余的秧苗……准备着让两个大轮子的拖拉机来犁田。

耕种如其他每一样农活一样细碎,家里人对农田的耐心我无法形容,但是农田对他们的回报我都看在眼里。

你看,一粒粒饱满的谷粒,一坪一坪熠熠生辉的稻谷,就是对劳作的人最大的奖赏!

家有良田兮,耕种忙 - 君菱 - 漫途随书
 
家有良田兮,耕种忙 - 君菱 - 漫途随书
 
家有良田兮,耕种忙 - 君菱 - 漫途随书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2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