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漫途随书

I am here

 
 
 

日志

 
 

花魇(三)   

2012-07-30 08:10:43|  分类: 试试小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寻寻觅觅,得珠续命

说道公主痴等,袁大头鱼目混珠。后来事情还是传到了皇帝耳中,皇帝大怒,立时封锁消息,不得外露此消息。一方面又随意安了一个罪名就抓袁盖入狱,不久,袁盖死于狱中,其余人见此情形,更是闭紧了嘴巴,不敢再说有关此事的半句。

婉夕公主借着花斑蛇的躯体后,一路寻觅,但求可以找到将军。这样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婉夕终于知道将军去世的消息,痛哭绝食了许久,又不敢随意糟蹋蛇的身体,只好每日流泪,每日伤心。她曾想过再投胎,却因为魂魄长期寄于蛇身,不得再轻易至阴间转世。

一个夏日,婉夕游至深山处,看见一个幽深清凉的洞穴,就进去歇息。它盘旋好身子,将头窝进身子里,才刚要睡着,却听见里洞传来人的声音。它振作精神,侧耳倾听。其中一个男的说:“要是能尽快找到,就不怕什么了!”“就是了,这个鬼地方,蚊虫这么肆虐,简直是半天也再呆不下去了。”接话的是一个女的。

婉夕轻轻移动身子,向里洞张望,借着微弱的光线,它可以看到一对夫妻模样的男女正坐在洞中的石凳上。

又听得那女的叹了一口气,悠悠地说:“你说,那个臭道士是真的吗?”

“什么真真假假,找到了就是真的。”男的很是不屑地说。女的凑过去,压低了嗓子说:“如果找到了一颗,怎么办?”

“怎么办?”男的故意把嗓门拉得很高,“能怎么办,自然是我们一人一半,然后,我们各自可以延命五百年,如果死的时候,碰巧能遇到得缘的孩子,又可延命一世。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好几世都在一起,好好地疼你,爱你,你说好不好?”说着拉起了对方的手,眼睛很是深情。

婉夕听得一知半解,其实这花斑蛇已在世上存活有二十二年了,它的祖辈年龄大约都在二十三岁左右就寿寝了。婉夕知道这一点,近来这花斑蛇的身体也是愈发的不灵活了,滑行的速度明显变慢,睡觉的时间也越来越多,也难料哪一日就这样一命呜呼了。

但是想到自己无法投胎,将军又不知身在何处,孤零零一人在世,甚是无趣,对寿命长短实在不再有什么要求。不觉自怜身世,低头暗叹不已。

突然听得里面一声惊呼,女的叫道:“啊!我们找到了,找到了,快,相公,我们分了吃。”婉夕抬头再看时,里面亮如白昼,一颗珠子闪着七彩的光,很耀眼。婉夕往后挪了挪,深怕被发现,但是她发现对方根本就没有想到有人偷窥,两人正沉浸在得到那颗宝珠的喜悦中。

让人惊讶的是眼前的两个人突然间变了样子。那男的在剧烈的光照下霎时变成了一只绿青蛙,两只眼睛被照得绚丽极了。那女的呢,变成了一只老鼠,嘴唇还是红色,身子还是细瘦。婉夕被眼前的一幕吓得有些呆了。还没有等它反应过来,那绿皮青蛙就一把抢过了那颗宝珠,正欲往嘴巴里塞,老鼠哪里肯让,叽叽叽叽地叫着,扑过去抢,嘴里说着:“刚才不是说好了的吗,一人一半的呀,怎么说反悔就反悔了呢?”

青蛙一边抢,一边答道:“不是我反悔,只是我习惯相信自己,从不相信别人,你要相信我,也算你倒霉!”

老鼠听了大哭,哀哀凄凄地说道:“原来你是个这么自私自利的人,算我认错了你,从此以后,我也不会留你半分情面!像你这样的出尔反尔的无耻之徒,留下来只能祸害人间,不如早死了好!哼,我要撞破这延年益寿的东西。”说着把眼泪一擦,好似用尽了全身力气向宝珠迎头飞去。青蛙一听十分震惊,纵身跃起拦阻老鼠,就在青蛙揽住老鼠的瞬间,老鼠以手为器,反身刺进青蛙的胸膛。青蛙瞪大了眼睛望着老鼠,口里发出一声沙哑的责骂:“你好狠啊……”

老鼠抽出利爪,接住青蛙的身体,一起落地。耀眼的光照之下,可以看到老鼠的眼泪簌簌而下,嘴里念道:“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恨不知所终,如影随形。从今往后,我定不再托付任何人,只会痛恨世间男子!”继而仰面大笑,声音凄厉,闻着皆钻心刺骨。婉夕不知何时已泪流一地,眨了眨眼睛,转头准备离开,但是身子不小心打到了身旁的一个破花瓶。

老鼠大叫一声:“谁?”婉夕急于逃走这是非之地,怎想那老鼠身手那般敏捷,霎时就蹿到了婉夕的眼前。老鼠用红通通的眼睛看着她,说:“你听到什么,看到什么?”婉夕知道再难逃过了,就说:“我只知道那只青蛙是个薄情寡义的东西,不值得为它哭泣。”

老鼠一听,好像被人说中了心事,眼泪溢出眶外,对婉夕说:“我虽然不知道你是谁,到这里所为何事,但是,我希望你忘记刚才的所见所闻。否则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婉夕本来不是什么八卦之徒,也无他想,只是为它觉得遗憾和痛惜,于是说:“我对你们的事情不感兴趣,我自己的事情都没有想清楚,怎么会去搭理你的事情呢?况且,生与死,我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若是此刻要死在你的手里,冤魂消散,以解你心头之恨,也只当自己临死做了一件好事,不会计较。只是我托身于这蛇身,不敢随意决定生死。”

老鼠听了婉夕这一番话,似乎放下心来,道:“暂且饶你不死,只是看你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我是过来人,必须得告诉你一句:世间一切生物,不可相信爱情,徒增烦恼。”婉夕偏偏摇头说:“多谢前辈叮嘱,可是我的故事与你不同,我余命托生,也正是为了那一位我爱的人。”说时眼睛也湿了。老鼠很是好奇地问:“难道这人世间有真情?”

婉夕道:“真情,你信了,不一定有,若你不信的话就肯定没有。”

老鼠更是好奇,它说:“我这一生就喜欢过这么一个,却是再糟糕不过了。他甜言蜜语地让我跟着他找宝珠。现在想起来,原来是因为我的眼睛可以辨认这种光亮,他才这般在乎我。我看你像是一个有福的,但是你的气色不佳。”

婉夕哀叹道:“不瞒你说,我原本是和亲的当朝公主,但是心许一位将军,中途遇到这蛇,就把魂魄托在它的身上,去寻找将军,但是,不久前才听说将军已经去世了。”心里的伤痛又一次苏醒,婉夕略停了一停,继续说:“我现已没有什么牵挂,聊度余生,不想却在此处遇到你们,实属意外。”

老鼠听了也一味地哀叹,转而对婉夕说:“看来是我狭隘偏见了。”婉夕忙说:“并非如此,看得出,你用情至深,才会恨至如此。”老鼠突然想到了什么,对婉夕说:“你不必遗憾,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且细听。”婉夕认真地点头。

老鼠道:“这宝珠可助动物延年至几千年不等,这千年中,你要等你的有缘人,就可以再度为人。不过每一个物种在这千年中得有所变化,据我所知,蛇种若有了这千年的岁数,得称为绿茸线蛇,你每年都会多长一个圆环,直到死。你可愿意?”

婉夕摇摇头说:“这宝珠您自己留用吧,我不敢奢望。”老鼠坚定地说:“我是个只有半条命的人了,如果我有深爱的人,那么我愿意继续活下去。我愿意把宝珠送给你,你也不必道谢,不单是为了你,是为了让你替我去看真情,如果没有,你死心,我也更不必留恋人世,如果有,我更无遗憾。我没有办法再以身试法了,只能指望你。若有缘分,我得以不死,那么我定会去找你。”婉夕百般推辞,老鼠拿下漂在空中的宝珠,趁着婉夕说话之际,塞入她的口中。婉夕惊讶得瞪大了眼睛,一骨碌吞了那颗宝珠。她十分感激老鼠的情谊,把头靠在它的颈下,呜呜呜地哭起来。老鼠转身说:“你不必感谢,我不求报恩,只求真相。”说着就走到青蛙的身旁,把它抱起,往洞外走去。

夕阳下,老鼠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

这只老鼠把青蛙埋了之后,日夜守候,没有片刻离开,最终化为了一块石头。现在游人可以看到这座山上有一块很类似老鼠的石头。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