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漫途随书

I am here

 
 
 

日志

 
 

卡夫卡的法——  

2013-06-23 20:25:51|  分类: 生活的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 的门前站着一个守门人。一个从乡下来的人走到这个守门人跟前,请求让他进法的门里去。可是,守门人说,现在不能让他进去。乡下人想了一想,然后又问道,那 么以后可不可以让他进去。有可能,守门人说,但现在不行。因为通向法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着的,守门人又走到一边去了,乡下人便弯腰探身,往门里张 望。

守门人发现他这样做,笑着 说:如果你很想进去,那就不妨试试,暂且不管我是否许可。不过你得注意:我是有权的。我只是一个最低级的守门人。从一个大厅到另一个大厅都有守门人,而 且一个比一个更有权。就是那第三个守门人的模样,我甚至都不敢正视一眼。乡下人没有料到会有这么多的困难;他本来想,法的大门应该是每个人随时都可以通 过的,但是,他现在仔细地看了一眼穿着皮大衣的守门人,看着他那又大又尖的鼻子和又长又稀又黑的鞑靼胡子,他便决定,还是等一等,得到允许后再进去。

守门人给了他一个小矮凳, 让他在门旁坐下。他就这样,长年累月地坐在那里等着。他作了多次尝试,请求让他进去,守门人也被弄得厌烦不堪。守门人时不时地也和他简短地聊上几句,问问 他家里的情况和其他一些事情,不过,提问题的口气是非常冷漠的,就好像那些大人物提问一样;临到最后,他总是对他说,现在还不能放他进去。

乡下人为这次旅行随身带了 许多东西;为了能买通守门人,他把所有的东西都送掉了,这总还是非常值得的。守门人虽然把礼物都收下了,但每次总是说:我收下来,只是为了免得让你认 为,还有什么事情办得不周。在这漫长的年月里,乡下人几乎一刻不停地观察着这个守门人。他忘记了还有其他的守门人,似乎这第一个守门人就是他进入法的大 门的唯一障碍。最初几年,他还大声地咒骂自己的不幸遭遇,后来,他渐渐老了,只能独自嘟嘟囔囔几旬。他变得稚气起来了,因为对守门人的长年观察,甚至对守 门人皮领子上的跳蚤都熟识了,他也请求跳蚤来帮助他,说服守门人改变主意。

最后,他的视力变弱了,他 不知道,是否他的周围世界真地变得暗下来了,或者只是他的眼睛在欺骗他。可是,就在这黑暗中,他却看到一束从法的大门里射出来的永不熄灭的光线。现在他的 生命就要完结了。在临死之前,这么多年的所有体验都涌在他的头脑里,汇集成一个迄今为止他还没有向守门人提出过的问题。他招呼守门人过来,因为他那僵硬的 身体再也站立不起来了。

守门人不得不把身子俯得很 低才能听到他说话,因为这两个人的高度差别太大显得对乡下人非常不利。你现在还想知道些什么?”守门人问,你这个人真不知足。”“所有的人都在努力到 达法的跟前,乡下人说,可是,为什么这许多年来,除了我以外没有人要求进去呢?”守门人看出,这乡下人快要死了,为了让他那渐渐消失的听觉还能听清 楚,便在他耳边大声吼道:这道门没有其他人能进得去,因为它是专为你而开的。我现在要去把它关上了。

见贤思齐:

   乡下人在法的门前徘徊,想进去,却遭到守门人的阻拦。那似乎是一个徒有其名的门户,守门人的责任是阻拦,同时又让乡下人心存希望,仿佛总有一天他可以进入。于是,乡下人费尽口舌,经年累月,一直到死神降临之时终究也无法进入法之门。

   法律是少数统治者得秘密之一,卡夫卡深 信但是,依照并不为自己所知的法律而让人统治着,这毕竟是一件令人痛苦的事。这种痛苦极有可能激发被统治者的反抗。因而统治者而不得不改变既定的策 略,让乡下人们既知道所谓的公正的法律的存在,又无法因为他们对法律的了解而在自己的利益受到侵犯时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乡下人渴 望进入的大门,他要了解那些强加于自己生活的秘咒,为此他不惜等待一生————他终于得到的最后答复,可能是这秘密的核心。或者,至少是法律的秘密 的一部分,那就是,这是为你敞开,却又不能允许你进入。这在某种意义上点明了卡夫卡对法的理解,就是说,卡夫卡的思想里隐藏着:法律针对的恰好是那些不知 道法律秘密的乡下人,针对的是法律专家之外、不懂得法律的大多数人。的门前的守卫只是的存在的一个证明,并且是对想了解他的人的一 种拒绝的姿态,而不是的真貌。的真貌被完全地遮蔽在守卫的身后,隐藏在无限的台阶之后,的意义不在于显示,而在于隐匿自身。

    

看完之后,自己的想法还很混沌,来回看了几遍,有下面的看法:

“这道门没有其他人能进得去,因为它是专为你而开的。我现在要去把它关上了。”唉,一把锁,一座城,即使是空城,也有人去攻。这是对法的执念呢,还是一种好奇?

法,法就是草原的外围,你自由驰骋在大草原的时候,它似乎和蔼一些,只要你记住它的存在,不要追着它,触碰它,自己的心里也会宽广一些吧。

制度有它的自己的维度,它本身有限制:好像封建王朝一样,虽然天下一片漆黑,但是还是会有包青天这样的好官。让老百姓有这样的期望,让他们以为这个制度是好的。

 

一个朋友看了说:法代表着一种知识(比如法律知识、诗歌的韵律知识、美术技法等),表面看起来谁都可以获得知识,但其实我们很多人不得其门而入。

 法就在那里,但乡下人不得其门而入,那个守门人更像是的自己的内心代言人,告诉自己可以获得法,但又有各种借口以至于使得自己徘徊中度日

 

另一个朋友看了说:“最后一句很好。我倒是觉得,让一个普通人去了解全部的法律,不现实的。哪怕要一个人伸张正义,也没办法靠个人的力量。引申一点点。比方说,英国的制度,是君主立宪。贵族的权力很大,制衡国王的权力。所以,没办法独裁。上层的人互相牵制,没有特别强大的中央集权。就不会对老百姓产生特别强烈的压迫。然后呢,这些上层人士,为了争取政权,必须要争取老百姓的支持,所以也会替老百姓说话,办事。他们都是社会的精英阶层。我们普通人不懂的东西,他们懂。而且为了取悦老百姓,会给我们争取权益==//
大概是这样的感觉。”

我:“利用着平民百姓,又要麻木平民百姓。”

朋友:“如果信息足够畅通,想要麻木,还真不容易。。不是北朝鲜那样完全闭塞的地方。”

我:“信息“通畅”是相对的”

朋友:“好见地。新闻这个词,原先是英语来的。cover。一个是新闻报道的,一个是掩盖。确实是相对的。”

……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